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哈利波特-张秋的灾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哈利波特-张秋的灾难
张秋的灾难藉着夜色的掩护张秋慌慌张张的奔向魁地奇球场,她靠在接近莱分多球员休息室里喘气,等到比较不会那幺喘的时候张秋走向葛莱分多的休息室。  关于这次的行动她想很久了,自从西追死后张秋一直想要问哈利,西追是怎幺死的,但是为什幺那个妙丽‧格兰杰总是在哈利的身边呢?  (喂喂!我是空气吗?)荣恩无声的大骂……  「阿咯哈母啦!」张秋施咒把上锁的门打开,轻步走入葛莱分多的休息室,找着写着哈利波特的柜子。没有锁!真是太好了,张秋打开柜子把哈利的手肘护具拿出来菄萛蓇蒴,銔銆銌銊嗅一嗅上面的味道。  『这就是哈利的味道吗?嗯~~纸条到底要放在哪里才不会让其他的球员看到,而哈利又会知道呢?』张秋想着,但是满室的汗水味给张秋另外一种感觉,一种就像以前跟西追接吻后他会在身上乱摸时的异样快感。  「真糟……」张秋手上拿着哈利的护肘抱在胸前,想着心中的事不禁羞红了脸。应该没关係吧……张秋环视狭小的球员室,下了一个决心。搬了几张椅子,脱掉长袍,剩下短裙跟白蓝相间的衬衫,张秋抖着双手慢慢解开钮釦……  镜子中的女子已经打开长衬衫与胸罩,妖豔的粉红色乳头像是在跟镜子中的女人说哈啰一般慢慢坚硬了起来。短裙被张开而且跨在其他椅子上的双腿挤到腰部,纯白内裤在镜子前散发出迷人的光泽。  张秋一手拿起哈利的护肘,往自己的纯白内裤去慢慢的磨擦,另外一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双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张秋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认识镜子里的人,但是那是她张秋自己知道,尤其是经由哈利的护肘磨擦的阴部一股又一股的电流不断流窜全身,让张秋自己的下体不断有液体流出,也有甜美的感觉进她的脑内,本来温柔搓着乳房手也有颤动的感觉。  「嗯……啊……」张秋不自觉加快的速度,顾不得乳头上的骚痒,两手一起抓住哈利的护肘,又加快速度。  到了最后的关头,张秋头突然往后一仰,哈利的护肘也拿不住,双手直接按住最敏感的小豆豆上不停的在上面旋转,一种张秋从来没有的感受由小豆子上强力窜出直达全身。  「啊……不行了!」张秋整个人缩成一团,等到张秋激情过后,掀起裙子一看,纯白的内裤上有很明显的水渍,而且散发出浓浓淫慾的味道。  「讨厌……」张秋碰碰水渍,彷彿刚才的高潮尚未退去,张秋颤抖了一下。但是在冷冷的天气要穿着半湿的内裤回城堡让张秋毫不考虑的拖下内裤,就算是有一点冷好了,总比等到走回城堡后整个小裤裤结冰好吧!张秋安慰自己冷飕飕的屁屁。  之后起程回雷文克劳的交谊厅,一路上张秋并没有发现有几位绿色衣服的人在张秋走后,进入葛莱分多的球员休息室中窃笑。     ***    ***    ***    ***  「妳是张秋对吧?」史莱哲林的队长福林挡住张秋的路。  「你……什幺事?」张秋警戒的看着人高马大的福林。  「小姐,我们知道深夜里葛莱分多休息室的事,妳最好合作一点。」福林奸笑。  「你……你们?」张秋脸色唰的一下变成惨白,眼光四处寻找其他人。  的确,还有4个史莱哲林的球员站在福林的附近。  「合作一点,今天晚上11点老地方见吧,不然……呵呵……」福林摆摆手之后就走了,留下张秋一个人在若大的走廊上发抖。  「这样就可以了吗?」高尔跟在福林的后面问。  「照马份说的,这样应该就可以了。但是为什幺马份不来?」福林问高尔。  「不知道喔!」高尔摸摸头。  「最近马份他都会不见,不知道跑去哪?」克拉终于吃完手上的蛋糕。  「不知道去哪啊!」福林跟其他的两位球员看着克拉跟高尔,「对啊!」而两位只可以点点头。  「算了……今天晚上大家要準备好。」福林摇摇头,大概知道问他们两个也问不出所以然吧。  「準备什幺?」克拉看着高尔,「我也不知道喔!」高尔回答克拉。  福林与另外两个人实在是无言以对,为什幺马份的跟班是这两位而且会笨成这样呢?  「走吧!」史莱哲林的游击手A拍拍福林的肩,要福林不要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  「至少他们俩可以帮忙守门。」游击手B安慰福林。  「问题是这样的话,我们会打得赢魁地奇吗?」  「嗯!高尔,我们回去吃东西好不好?」克拉满脸期待的问。  「好啊!好啊!我妈妈寄了好吃的蛋糕喔!」  「住手!福林,快住手!打他们马份会生气!」追蹤手A、B抓住福林,避免福林打人。  是夜……  张秋拖着沈重的脚步走近魁地奇的球场,越接近葛莱分多的休息室,张秋就越无力,但是不去不行啊,要是他们说出自己在休息室里的一切,那她的一生不就毁了?张秋握紧魔杖,想着一个咒语,那一个咒语或许可以救她一命。  「有……有人在吗?」张秋站在葛莱分多休息室前。  ……  没声音?被耍了吗?……张秋不太确定,但是还是保持警戒好了。转个身却看见福林跟另外两个追蹤手已经站在身后。  「啊!!」张秋被吓了一大跳。  「笨女人!」福林赶紧把张秋拉到一旁没有光线照到的地方:「快闭嘴,你打算被发现吗?」等了一下,那一只跟飞七先生有灵通的猫拿乐思太太果然出现了!猫眼在黑夜里闪闪发亮,似乎想要看清楚是不是有人躲在阴影之下。但是过不久后,拿乐思太太决定放弃。  追蹤手B看着拿乐思太太走远后,对着躲在柱子比了一个OK的手势,福林才将张秋扛在肩上,换往球场另一边的史莱哲林球员休息室去。  「你们回来啦?」高尔与克拉待在休息室里等得有一点久,但是马份说今天要听福林的话,而福林要他们两个待在休息室里。  「嗯。」放下张秋,福林跟追蹤手们开始窃笑,笑得张秋一阵又一阵的寒意上身。  「我来啦!你们想要怎幺样?」张秋摸着自己的魔杖,好险还在。  「……」一群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却不知道要如何下手。  「先自慰给我们看好了。」追蹤手A说。  「在这里?很冷喔!」张秋顾左右而言他。  「冷?你前天拿着哈利波特的护具时妳可就不会觉得冷。」追蹤手B笑说。  其他的人听到这一句话都跟着笑了,张秋却是羞红了脸。  「没……没地方。」再想其他的办法,张秋就是不在他们面前做事。  「不是椅子就可以了吗?」换福林说了。  「你们不要太过份了!」张秋怒瞪着他们五个人。  「过份什幺?」或许是马份教得好,一听到有人向他们挑衅,高尔与克拉立刻鼓起他们的肌肉,吓得张秋气燄又缩回去了。  「很好,既然如此,妳就乖乖的做给我们看吧!」  「需不需要拿护具给你用啊?」一句话又让五个人大笑。  张秋知道,大概是躲不过了,只要魔杖还在,不要被他们发现,一切就都还有转机,先不要惹他们不高兴好了。一有这样的想法,张秋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脱下长袍,就像前晚一样,慢慢的解开钮釦……  福林与他的队员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不断的舔着嘴唇,也已经有人脱掉了衣服,其他人一看也跟进。  本来闭着眼睛打算当作没有人存在的张秋,没有想到一张开眼就看见五位全裸的男生。  「哇!」张秋立刻停止一切的动作。  但是对福林五人一点也无所谓,因为他们在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对张秋又亲又咬的。  「不要!不要这样用。」张秋试着挣脱被抓紧的双手,但是就算是成年的男子也不一定挣脱得了,更何况张秋……  福林用牙齿轻咬着张秋的耳珠,弄得张秋不断的呻吟;追蹤手A握着张秋右边的雪白乳房,玩弄着粉色的乳头让他在手中坚硬;B则跪在另一边,扯下张秋身上的衣服,一边玩弄着张秋左乳房,一边吸啜着粉红色的颤抖乳头;高尔与克拉也没闲着,顺着本能他们俩一起对张秋的肉缝做着巡礼。  「红红的喔,还有水流出来。」高尔说着,并后粗糙的手指摸着张秋的肉缝深处。  「对啊,你们看这里。」克拉弹着张秋因为兴奋而涨大的小豆子,「啊!」张秋大叫了一声。  「我们快一点让她舒服吧!」福林放开张秋,把张秋放在一张桌子上,追蹤手A跟B上前去抓住了张秋的双手,克拉跟高尔则是抓住张秋的双脚,把躺在桌子上的张秋压成大字型。  「不要……求求你们!」张秋知道她是没有希望逃走了。  「呼~~」福林对张秋原本水汪汪一片的下部吹了一口气,让张秋倒抽了一口气。  「来啰,妳要表现好一点,不然……我们兄弟不会轻易放过妳。」福林熟练地摸着张秋的肉缝,将张秋弄得难以忍耐。  张秋自己紧咬着下唇,眼泪不断的流下。  「嗯,快一点吧!小姐都等得哭出来了。」追蹤手A笑着说。  张秋一听到,眼泪又更大滴了。  「好好!不就来了。」福林邪邪一笑:「好吧,我做一次好人,我问妳,有没有跟人做过?没有我就温柔一点,不要太大力。」  「……没有。」张秋无奈的看了福林一眼,吐出一句话。  「呵呵!队长,恭喜你,是处女啊!」追蹤手B恭喜福林,高尔他们也都在笑。  (虽然说高尔跟克拉可能不知道为什幺要笑,只是人家笑就跟着笑……)  带着其它人的祝福,福林终于长驱直入张秋的体内……  「啊!好痛!不要!不要啊!」张秋痛得尖叫,还好史莱哲林的休息室并不是面对城堡,而是面对着森林,不然拿乐思太太可能又要出现一次了。  看着张秋被福林征服,其他人也就不再那幺大力的压住张秋,而获得了自由的双手与双脚,立刻做出最原始的反应,紧紧的抱住福林,对着福林淫声浪语:「啊……啊……好舒服啊!」  「真的吗?那我们兄弟弄到妳死掉好不好?」  「好啊!快!大力一点!我要高潮了!」  「嘿!贱货妳想要吧?妳想要我射在你身体里面吧?」  「是啊!快射进去!我要啊!」张秋忘情地大叫着,福林让张秋忘记了她是谁,只想要福林在她的体内抽动,想要高潮。  「真是乖啊!」说完福林加快了速度,弄得张秋又尖叫又喊舒服的。  「喔!」突然福林也大叫一声,屁股缩紧,又抽动了几下,福林射进去了。  「小贱货,我射进去了,高不高兴啊?」福林又用力撞了几下,但是张秋已经没有什幺感觉了,她爽到昏过去了。  「真是的!萎萎起。」追蹤手B对着张秋施法。  「嗯……不……不要……」张秋在被福林插着的情况之下醒来,看到自己现在这样子,又想到刚刚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真是让她觉得不如去死好了。  「换我了。」福林退下来,追蹤手B立刻递补上去,当无比温柔的感觉包围火热的阴茎时,白色的精液顺着张秋的脚慢慢滑落。  「啊……不行了……」张秋又一次被插入,情绪更亢奋,脸色通红的发出激烈的歎气声,但是屁股却迎合着追蹤手B的动作,不断地扭动。追蹤手B不停地抽动,一点都不想停,而整个休息室只剩下张秋的淫秽叫声。  大约在追蹤手B抽动约几百下的时候,「啊……饶了我吧……我已经……」张秋突然猛烈摇头。感到追蹤手B把大量精液射进自己的肉体里,让张秋瞬间得到了高潮。  B一射完就换克拉跟高尔。  「高尔你从后面来,我从前面的嘴进去看看。」克拉说完就把他硕大的肉棒塞进张秋的嘴里。  「嘿!想不到女生尿尿的地方可以放那幺大的东西喔!」高尔进入了张秋的体内,把张秋体内的精液挤了出来,现在张秋趴在地上,克拉跟高尔像串着张秋一样前后夹攻。  「喔!这感觉真好。」  「我们数三好不好?」克拉眼中散发出怪异的光芒。  「三?嗯,三!」  「呜!喔!」张秋含着克拉的肉棒跟本说不出话来,但是她似乎知道克拉的意思,开始挣扎了起来。  「一、二……」高尔抓住张秋的腰,不再让张秋乱动。  「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张秋的体内插去,「嗯……呜……」张秋哭了出来,克拉的肉棒紧紧的塞进张秋的喉咙深处,只要张秋一发出声音,克拉的肉棒就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高尔玩弄的后面也不差,高尔的长肉棒深深的插进张秋的子宫里。  「啊!我觉得好像很不一样,我好像去了更深的地方。」高尔大叫。  「好小子!你该不会插到张秋的子宫了吧?」福林跟两位追蹤手一听到,就立刻上前查看。  「对啊!你们看她的肚子,看得到高尔的!哈哈哈哈哈……」追蹤手A指着张秋肚子凸出来的一个圆圆的地方。  「真的是我的吗?」高尔故意动一动,果然张秋那肚子上的圆点也跟着动。  「嗯!呜……」张秋想要摇头拜託高尔不要动,但是一讲话不过是增加克拉的快感。  「喔喔!我不行了!好痒。」克拉话一说完就快速的在张秋的嘴里抽动。  「嗯嗯嗯……啊……噢……啊……」  「我也要!」高尔也加入抽动的行列。  「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啊……好棒啊!还要!快动啊!」张秋想要打消身体里甜美的快感,用力发出哼哼的声音,但是身体已经出现了搔痒感,把张秋捲入性爱的旋涡里。  「喔喔!克拉!我好像吃到黑森林巧克力蛋糕一样,好舒服啊!」  「对啊!像我妈妈自己做的蛋糕。喔!好舒服。」  「她在吸我的头啊!我想要尿尿!」高尔动作越来越快。  「你要尿在她身体里面啊?那我也要!」克拉问高尔。  「我尿了!真舒服!好舒服啊!」  「喝下去!那是我的尿啊!」克拉直接射精在张秋的嘴里,还强按住张秋的头不让她吐出来。  高尔带着一脸快乐退出张秋的身体,张秋的阴道跟嘴巴不断有精液流出。但是追蹤手A早就迫不及待的推开高尔,用手指挖出大家射在张秋体内的精液后,然后把张秋抱起来坐在他身上,强势的刺入张秋的体内。  「啊!」虽然有福林跟大家精液的润滑,但是张秋还是唉了一声。  「叫什幺?贱货。第一次被搞就被五个男人搞,妳很爽吧?」追蹤手A打了张秋的屁股,张秋吓了一跳,但是也缩紧了追蹤手A。  「喔!张秋,原来妳喜欢被打啊?」追蹤手A又打了张秋的屁股一下,果然张秋又缩紧了一次,追蹤手A开始在张秋的体内抽动,还不断用淫秽的语言问张秋,要是张秋不回答,A就打张秋。  「其实妳很舒服吧?看妳的表情,妳是不是嘴巴也很想舔啊?」  「不……不是……」张秋小嘴微开,张成O字型,轻喘着气。  「不是吗?但是我们队长要妳帮他清一下。」追蹤手A一说完,福林就把他又硬起来的肉棒塞进张秋的嘴里。  张秋被那幺大的东西塞在嘴里,不但呛到,还不断的哭泣,但是那也只是带给福林快感。  「喔!这贱货的嘴里也很舒服啊!」福林对A笑了一下,就开始在张秋嘴里肆虐。  「妳觉得很爽吧?妳的穴里跟嘴里都插有肉棒?」A继续问着张秋淫秽的言语。  「呜……」张秋想要摇头,但是头被福林固定住。  「从后面插入阴道来侮辱妳,让妳受不了吧,如何?」A更残忍地撞击张秋的身体,张秋感觉到身体的内部有个很大的头在动着,同时B跟克拉、高尔边揉搓着她的乳房以及阴蒂,张秋的身体官能被刺激到极点。  「嗯……嗯……」张秋又开始大力的蠕动,大家知道张秋又要高潮了,但是大家很有默契的停下所有动作,剩下张秋不断的扭动身体,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呜……呜……」张秋意识到自己居然那幺渴望他们五个的肉棒在体内抽动的感觉,又哭了起来。  「不要哭,让妳高潮好不好?但是以后我们叫妳来妳就要来,知道吗?」A诱惑着张秋。  「嗯嗯!」从张秋急切的声音,A知道张秋答应了。  「伙伴们!我们操死这小贱货吧!」看到张秋答应,五个人就更卖力的让张秋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地狱中……     ***    ***    ***    ***  「呼!真舒服。」福林穿好衣服拍拍大家的肩膀,张秋全身赤裸的还躺在桌子上,身上净是白白的精液。  「喂!大家看那个红红的地方。」追蹤手A指着张秋下体一抹血红。  「那该不会是她第一次的血吧?」B看着大家问。  「搞不好喔!……」  「哈哈哈哈哈!她真的是处女啊!那这第一次就让她爽到不行,以后不就都要很多男的才可以满足她?」  一行人边走边笑,走入漆黑的校园準备回城堡休息,没有人理张秋。但是张秋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只有一次机会,张秋知道!  快穿好衣服,施了个小咒语让淩乱的休息室变得乾净多了之后,张秋忍着身体被蹂躏的痛楚,偷偷摸摸的跟在五个刚刚让她淫叫连连的男子后面。  就快到城堡了,张秋要把握最后一个机会。她跳了出去,「空空‧遗忘!」张秋大叫,施展记忆咒。  一团光线不偏不倚的击中以福林为主的五个人。  「趁现在!」张秋跑过福林五个人,直直的往雷文克劳的交谊厅奔去,剩下看起来刚被吓醒的五个人,面面相觑……  过了良久。  「喂!我们在这里做什幺?」追蹤手A问福林,「我也不知道……」福林答道。  「啊!我们不是要去破坏葛莱分多的休息室吗?」追蹤手B大叫。  「对对!我们要去……」  「快一点,肚子好饿喔!」  不过,所有的话语都停住了,因为飞七先生带着他的猫出现在他们眼前。  「你们……那幺晚了,还在外面做什幺?劳动服务!我一定要鞭打你们!」  ……  算了啦……虽然他们不知道,但是此后只要张秋一走近魁地奇球场,她就会感到一阵又一阵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