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艾尔之光-魔族的逆袭 爱利西斯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艾尔之光-魔族的逆袭 爱利西斯篇
艾尔之光-魔族的逆袭 爱利西斯篇  班德郊外的一处小酒馆。  「后方的防守明显比较微弱,从正前方进攻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依之前的状况判断,山谷下没找到尸体,爱莎也没回来找我们,所以有极高的可能是被魔族抓走了。我们这次的目的只是将人救回来,不必硬碰硬。」黑髮青年指着桌上的地图说到。  「反正通通砍翻不就好了…」红发少年嘴里念念有词。  「……直接,砍了。」血红发色的少女眼睛盯着黑髮青年指着的地方。  「……」根本没有人在理会黑髮青年的计画。           ***    ***    ***    ***  弦月高挂,班德首都週边。  「哼哼哼,之前那个米诺克大人带来的小妞可真不错啊…」  「是啊…真不知道他下次什幺时候才要再带她来。」  「我倒是……呃啊!」  一小队格雷特巡逻队在城外巡视,嘴里谈论着不明所以的内容。一道血红身影划过,六个大小不一的格雷特同时倒地。  「……果然,一个人就足够了。」血红发色的少女抹了一抹暗红长剑上的鲜血。  「爱利西斯,不要一个人沖的太前。这里毕竟已经是对方的本营,很危险。」黑髮青年斥责到。  「……这样太慢了。」被唤作爱利西斯红发少女无视了黑髮青年,一个人向内走到了城门口。  「什幺人!有入侵者!立刻进入警备状态!」城墙上的格雷特拉响了警报,一群群的格雷特纷纷靠了过来。  「…那就,开始吧。」爱利西斯看着眼前的魔族淡然的说到。血红的身影闪电般的闪入格雷特士兵中间,随着暗红长剑的挥舞,漫天的血液不断溅起。红发少女以极快的速度在格雷特群中移动,长剑滑过一个个格雷特的咽喉,每一下都有一个格雷特倒地。红发少女以招招致命的剑术配合一种暗红色的不祥能量不断收割着敌人的生命,很快地,城门口已经满是格雷特的尸体。  突然,身后的森林爆出巨响,沙尘弥漫后方。黑髮青年记得那是交由艾索德负责的範围。  「……啧,一个个都不会照着计画走。」叫作雷文的黑髮青年只能头痛的拔刀。雷文倾头一偏,一枝箭钉在身后的树木上。右手中细剑甩出,贯穿了林中射箭的黑暗精灵的左胸。黑髮青年身形一闪,左爪撕开了另一个黑暗精灵的胸膛。  「喝啊啊啊啊啊啊!」随着吼叫声,一柄三层楼高光刃之影横扫而过,雷文迅速将剑从黑暗精灵胸口抽出,纵身一跳。森林由挥出光刃的红发少年为中心,清出了一块圆形空地,也同时将森林中的伏击者斩杀殆尽。  「……艾索德,小心一点。你想杀了我吗?」雷文无语地朝着空地中央的红髮少年抗议到。  「我觉得不管是雷文还是姐姐都躲的开刚刚那一剑嘛,你看这样一下子不是把搞偷袭的阴险家伙都扫空了吗?」被叫作艾索德的少年毫无悔改的说到。  「算了…我们快点去帮你的姐姐吧…她一个人应该没办法撑多久…」黑髮青年已经不想和这群人闹下去了。  当红发少年与黑髮青年赶到时。  「快逃啊啊啊!是那个红色的魔鬼!」红莲复仇者「爱利西斯啊啊啊!」  「冷…冷静…不要急…还有恐惧之源大人在…别看那位大人身材矮小,他可是魔族第一的骑士…」  格雷特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与地上数以百计的尸体令黑髮青年与红发少年呆在原地。「红莲复仇者」是魔族的一个禁忌,那道血红的身影总是只身出现在战场,并且只身歼灭所有敌人。  「雷文…你…你确定姐姐需要帮助吗?」艾索德指着那些格雷特说到。  「……可能不用。」黑髮青年不知道该怎幺评论才好。  「……来了个比较强的杂碎吗?」爱利西斯看着只有五十公分高的矮小铠甲骑士说到,他外貌虽然矮小,却是魔族最强的骑士。  「…也罢,砍了你。」爱利西斯举剑挥出了一道血红剑轮斩像骑士。骑士身后化出了一个两人高的黑影,单手挡住了爱莉西斯的一击。  「……还算有两下子。」爱利西斯将剑平放,开始彙聚来自地狱的狂气。  「呃啊啊!」来自地狱的暗红色狂气缠扰着爱利西斯。  ……又来了,这种接近疯狂的感觉,黑暗艾尔的力量果然不好控制。我究竟是从什幺时候变成这样的?从我染指黑暗艾尔的那时候?从我决定踏上复仇之路的那一刻?从我手下的骑士被魔族给全灭的那一天?不过,若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这股能够帮助同伴们复仇的力量…!  「……喝啊啊啊啊!」暗红色的长剑斩出,地狱的狂气随之溢散,空间被斩开了一道直通地狱的裂缝。矮小的骑士与周围的格雷特被吸到了裂缝上,一点一点的被地狱的狂气侵蚀崩解,无数道细小的血红裂痕从原本的裂缝中撕开。爱利西斯又挥出了第二剑在空间裂缝上,以地狱的狂气构成的暗红光刃将一切斩成了两半。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红雾似的狂气浸染的爱利西斯发出了疯狂般的狂笑。  「快逃啊啊啊啊啊啊!」格雷特们四散而逃。  「……我记得…姐姐以前不是这样的…」  「……艾索德,令姐的心灵是不是受过什幺创伤……?」  红发少年与黑髮青年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看着到处追杀格雷特的红发少女。  隔日,仅凭三人就夺回班德首都的消息传回了军队中。           ***    ***    ***    ***  魔族领地前线,红发少年与黑髮青年原本是为了打探同伴的消息而来到这,却没想到又发生了意外。  「啧…!该死的魔族,刚刚那道光到底是怎幺一回事。」红发少年将三层楼高的光刃之影横扫,前方魔族的阵型立刻崩溃。  「艾索德,冷静一点。那应该只是传送阵,他们应该是想把我们分开个别击破,你也清楚爱利西斯的实力,应该要担心的是他们。」黑髮青年反手一剑杀死身边的格雷特后对红发少年说到。  就在十分钟前,爱利西斯斩杀了一个格雷特魔法师。但对方在身死的瞬间捏下了胸口的水晶与爱利西斯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    ***    ***    ***  「……砍,不完呢?」伸手摸了摸溅在脸上的鲜血,爱利西斯浑身血雾缭绕,站在各种奇形怪状的魔族尸体上。虽然在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被传送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空间,但爱莉西斯仍将所有胆敢对立与她面前的魔族斩了个一乾二净。  「……?……这是?」爱利西斯歪着头看着不断逃跑的魔族,明明前一刻还不要命的涌上来,为什幺现在却这幺惊慌失措的逃跑?是因为怕她?不,有「别的什幺东西」要出现了。  「……嗯?…痛。」爱利西斯看着远方逃跑的各式魔族突然化成一团肉团被地板融合,正準备上去砍砍看时,脚下无数的魔族尸体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一时间另她踩空滑落。  「……?……!」爱利西斯二话不说立刻将剑缠上血红之雾斩向与地板融合后不断蠕动的肉块。但砍下去后,剑就这样卡在里面,拔也拔不出来,随后慢慢没入地板。  「!」不知何时,整面地板都化作了自由变形的蠕动肉块,周围的肉团迅速的靠近爱莉西斯,爱利西斯立刻让身上的血雾爆散开来将肉团轰碎,可是碎散的肉团一落入地面又化作了地面的一部分继续像爱莉西斯袭来。  「…啊。」爱利西斯看着脚边抓住她的肉团,语气平淡的轻歎了一声。  「……」随即被四周的肉团抓住四肢压在地上,淡漠的眼神似乎一点都不怕亦或是不明白接下来会发生多恐怖的事似的。  「…?!」爱利西斯本以为肉团会想将她也吸收入地板,但事实上却化成了触手状开始缠扰爱利西斯全身。  「……哼……嗯……!」粗壮的肉团触手伸进了爱利西斯上衣,前端变成了扁平状开始柔捏爱利西斯的胸部。  「…………!……哼……啊…………!」爱利西斯的小腿陷入了地面的肉壁之中,脚底蠕动的湿润感令她非常不舒服,肉壁从爱利西斯大腿下慢慢往上长,抚弄着大腿的内侧,胸部上的整片肉团贴在上面揉捏,中间乳头在里面被另外包覆住不断的挑弄。  「……………唔……嗯………嗯…!…该死的…魔族!…哼…嗯…………!去……死!」爱利西斯发现对方居然开始吸食着她的血雾,那可是来自地狱的狂气,可是现在居然被吸收了!爱利西斯集中了身上仅存的血雾,将血雾爆出体外,缠扰着爱利西斯的肉团瞬间被炸成肉块。  「……哈…哈………那个…剑……?」爱利西斯捂着胸口双脚颤抖的站起,看见碎肉块中露出的一截剑柄。  「…………哼嗯!……拔不出来…………那就……用狂气好了?」爱利西斯发现暗红的剑柄死死卡在地上,怎样都拔不出来,只好开始在手掌彙聚血雾。  「锵」一声,剑刃轻易的被拔出来了。但拔出的同时,爱利西斯感到大量的狂气从剑柄流入她的身体肆虐着。  「……………呃啊啊啊啊啊啊!呃…什……什幺……?!」爱利西斯一手握着长剑,另一只手按着额头,使劲让身体冷静。可是经过狂气一翻不受控制的肆虐后,身体中所有的血雾散去,被周围的肉块吸收殆尽。肉块重新聚集向爱利西斯靠近,爱利西斯知道她被偏了,对方先吸收她大部分的狂气注入剑内再诱使她去取剑导致狂气失控。  「…………该死的……魔族!………我总有一天…一定会…杀光………哼……嗯!」爱利西斯以剑撑着身体半跪坐着,周围的肉团缓缓的缠上了爱利西斯。  「………!……哼……嗯嗯……!」肉团从脚与剑身慢慢缠了上去,再来是大腿,然后是私处,慢慢的手与剑柄和胸部也被触手攻陷。  「……我……哼……啊……嗯啊………!」肉团持续蠕动,贴上了私处与乳头,柔软的蠕动感柔弄着敏感的部位,爱利西斯不经意的发出了娇哼。  「……嗯………!………唔…………呀啊……等……不可以……进去……嗯!」身下的肉团慢慢的探入了湿润的缝隙,爱利西斯被刺激的紧闭双眼。  「………唔……嗯……!…拜……託………拔…出来………不要再……磨蹭………了………嗯嗯!」肉团柔弄着爱利西斯的乳头与处女膜,随时準备捅破那层薄薄的阻碍,痛恨魔族的少女第一次说出了示弱的话语。  「………!…………嗯呀啊啊啊……!………唔………嗯啊!………啊………嗯嗯…!」肉团一反先前迟缓的抚摸方式粗暴的捅入了爱利西斯的深处,流出了少量的血水。  「…………嗯哼……!……嗯………啊……嗯!……嗯啊!」肉团在少女的身下不断抽动着,少女手中紧握着剑柄紧闭双眼,被肉团不断的侵犯着,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嗯!………哼……啊………呀!……呃……嗯嗯!」即使爱利西斯努力的忍耐着,声音仍不自觉的由嘴巴鼻子里发出,紧握剑柄的双手开始颤抖,双脚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嗯……哈………嗯……!………哈……嗯嗯嗯!………!………嗯啊啊啊!」正当爱利西斯努力的忍耐住全身被柔软的湿润感玩弄的快感时,身下的肉团在她的体内射出了一股股温热的白色浊流。  「……哈……啊……嗯!……嗯嗯!」肉团射精后退出了体外,柔捏着外部的阴蒂与阴道口。  「……啊……哈……!……嗯……?……等……要…做什………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利西斯感到了周围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正在靠近她的下身,低头一看,一条缠扰着红雾的肉团插进了她的下身。那是她先前被吸走的狂气,来自深渊的疯狂感侵蚀着她的理智,自己原本的武器被敌人拿来攻击自己,这让爱利西斯第一次感到了一丝绝望。  「……呃嗯……嗯嗯嗯嗯嗯!……呀啊啊啊啊啊啊!……唔………嗯哈啊啊啊啊!」爱利西斯紧握剑柄的双手鬆开了,无力的四肢被缠入了地面的肉团,缠绕着红雾的肉团在身下进进出出,疯狂的酥麻感由下体延展到了全身。  「……嗯……!……呃啊啊……嗯啊!……哈啊啊!……卑鄙……魔族……嗯啊啊啊啊啊啊!」爱利西斯发现对方并不只是将她的狂气原样奉还而已,那堆肉团将它改成了会让人更加疯狂的能量。虽然没有了原本的破坏力,却让爱利西斯渐渐的屈服在它之下。  「………呃…嗯嗯!……哈啊………嗯嗯嗯!……………嗯啊…!…唔啊啊啊!」缭绕着令人绝望的红雾,下身又一次的被射入了精液,少女的忍耐宣告失败,在狂气侵蚀下高潮了。  「……唔!………嗯啊……嗯哼哼嗯!………啊……哈……呀啊啊啊啊啊!」慢慢的胸部的触手也染上了暗红色的血雾,疯狂的刺激感柔弄着乳头,伴随着下身的抽插,爱利西斯彻底屈服在肉团之下了。  「……呃……哈啊……嗯……啊啊啊!……嗯呀!…………啊嗯嗯嗯嗯嗯!」快速的抽插导致下身溅出了水花,不知何时起,全身的肉团都染上了红雾,少女在红雾的侵蚀与下身的射精下又高潮了。  「………哈啊……哈……啊……啊……嗯哼嗯嗯嗯!……………!………嗯嗯!等……嗯嗯!」又一条染满红雾的肉团靠近了爱利西斯,只是这一次,对方将肉团靠近了后穴,柔弄着少女的屁股。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触手状的肉团直接插了进去,疯狂的气息贯通了少女的后穴,两穴夹攻之下少女的仅存的理智已经彻底被侵蚀。  「……嗯嗯……哈啊啊…!…嗯啊啊啊…!……哈啊………嗯嗯嗯嗯嗯!」少女随着肉团的穿插与射精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           ***    ***    ***    ***  三日后。  「………哈…哈啊…………嗯啊!」红发少女浑身是白浊的精液与缠扰着血红之雾的肉团,血红色的头髮上染满了一处一处的浊白。少女在肉团不断的玩弄下已经彻底放弃思考了,只是不断的娇喘。  「……嗯啊!……又想……哈……啊…做什幺……?」肉团将少女摆成四肢着地,如同母狗般趴跪着的姿势,把原本在少女体内不断抽插的肉团抽出。  「……………!……不…要…!」少女回头一看,一头由肉块构成的巨大野兽在身后成形,那头野兽身下长着一根半臂长,小臂粗的肉棒。  「……嗯……哈啊…等一……嗯嗯嗯嗯嗯嗯………!」身后被野兽压住爱利西斯,一根粗壮的肉棒插入了少女的下体,一路深至子宫内。  「……呃……嗯啊…………嗯哈……哈啊啊啊啊啊啊!」缠绕着红雾的肉棒在子宫内前后抽插,爱利西斯的小穴溅出了水花与先前的精液。  「………嗯!……哼啊啊啊嗯!………唔…嗯嗯嗯嗯嗯嗯!」野兽在爱利西斯体内射出了灼热的液体,但这一次跟之前肉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浊白的液体直到填满了整个子宫还在不断的喷射,小穴口流出了白色的暖流。  「……啊…啊哈……哈啊啊啊…!嗯…呀啊……!」射精还没有结束,爱利西斯脸色痛苦的用子宫接受对方的发洩。  「…………哈啊啊啊啊啊!唔嗯嗯嗯嗯嗯嗯嗯!」野兽将少女的脸压在地上,充满恶臭的嘴在少女的脸旁不断的喘息。随着精液沖刷着子宫,爱利西斯高潮了。不过身后滴出的不是透明的淫水,而是一滩又一滩的精液。  「……呃……啊啊…嗯嗯嗯!……哈…啊……哈…啊嗯!……哈……」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交尾,野兽化作肉团回到地面,少女眼神空洞的倒在地上,嘴里不断发出喘息。然而地上的肉团很快的又缠绕住了少女的身体。  「……唔…嗯哈……嗯嗯嗯!……哈……」又经过了好几个小时,少女四肢无力的让地面的肉团随意的玩弄着她的身体,一点反抗的行为都没有。  「呵,看来收祭的效果还不错,实验果然没有白废。本来是要让没智慧的魔物们在里面自相残杀后用死灵法术将他们怨念的灵魂柔和在一起的…不过,看来再柔和了地狱的狂气后效果卓越的非常过分啊!」肥胖的格雷特从暗影中走出,看着被狠狠侵犯的红发少女说。  「……哈啊……啊……嗯!」而少女双眼无神的发出娇喘,一点也没发现更大的危机到来了。           ***    ***    ***    ***  「……唔……唔?」爱利西斯的意识慢慢转醒,她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被一条由天花板上吊下来的铁鍊捆住双手。  「哈哈!醒来了呢!」爱利西斯转头一看,许多只格雷特站在一旁打量着她的身体。  「……魔族……格雷特…我要…杀了你们!………嗯嗯!」爱利西斯认清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又整理了她被肉团淩辱的回忆,一时间怒意涌上。其中一只格雷特绕到了爱利西斯身后,双手握住了她的胸部。  「」红莲复仇者「啊…你大概不记得我们了吧?当日班德首都的时候我们可是走了不知道多大的好运才从你的手上逃掉呢。不过现在嘛,嘿嘿!我们要来好好的把你调教成一条出色的母狗了啊…」身后的格雷特轻咬着爱利西斯的耳朵,猥琐的说到。  「……嗯嗯!……混…蛋……砍了……嗯嗯哈啊啊啊啊!」格雷特捏住了爱利西斯的乳头,身前又走来了一只格雷特,抓起了爱利西斯两只大腿,就这幺直接将肉棒插了进去。  「………嗯……!………哈啊啊!……拔……出来……哈啊!………哼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爱利西斯对着格雷特娇哼到,这更加激起了格雷特的征服欲。身后的格雷特也将肉棒插入了爱利西斯的后穴。  「………不要……两边……嗯!…………哈啊…啊……嗯嗯嗯嗯嗯!」爱利西斯成了被自己所厌恶的魔族的玩物,这令爱利西斯十分的羞耻。  「…哈…嗯啊!……唔……嗯嗯!…哈啊嗯!」爱利西斯的乳头一边被身后的格雷特挑弄着,一边被身前的格雷特吸吮着,而在不断抽插的同时,阴蒂也被身后的格雷特不断的柔弄着。  「……嗯…!……嗯呀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嗯嗯嗯嗯!」在前后两边的精液夹攻下,爱利西斯被普通的格雷特玩弄到了高潮,双脚颤抖着滴出了液体。  「哈!这个就是」红莲复仇者「?随便插一插就高潮了啊!难不成被自己所痛恨的魔族强暴还会舒服?」格雷特边用话语羞辱着爱利西斯,边抠弄着她刚刚高潮的小穴。  「……嗯啊!………嗯哈啊……啊……!」爱利西斯对于对方的羞辱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只是双腿间流出了更多的液体而已。  「看来已经不需要铁鍊了呢,哈!」格雷特将挂着爱利西斯双手的铁鍊解开,任由她摔在地上。  「……嗯……!……不要插……哈啊…!………嗯嗯!」爱利西斯一落下,周围的格雷特通通走近用身下的肉棒能插就插,能顶就顶。  「……唔…唔嗯嗯!……………嗯唔嗯嗯嗯嗯!……哼嗯嗯嗯嗯嗯嗯嗯!」爱利西斯跪在一只格雷特身上,前后两穴被格雷特夹攻,小嘴里有一根肉棒正前后抽插,双手各握住了一根肉棒,柔软的脸庞被粗壮的肉棒顶着,乳头上也有肉棒在磨蹭着。  「……唔…嗯嗯嗯嗯!…哼…啊啊啊啊啊!…唔…呕…嗯哈啊啊啊啊…哈嗯嗯!」身体里与四周的肉棒一根根的射出了白色的液体。顿时间,浊白的液体在爱利西斯的身上飞舞着,而体内也被灌入了大量的灼热液体。  「……哈…哈啊…嗯!……唔嗯嗯嗯嗯!」但是格雷特一射完,后面其他的格雷特立刻围上,相同的戏码上演了无数次,少女仍然还才被侵犯着。  「……哈……啊…哈…嗯!」最终少女倒在满是精液的地上,身上涂满了精液覆盖的盛装。  ……  「……哈啊……嗯嗯嗯嗯嗯!……嗯……!」  ……  「……嗯哈啊啊!……嗯嗯……!」  ……  「……唔姆……呕……嗯!」  在这间用来囚禁少女的小房间内,连续发出了半个月的诱人娇喘与格雷特的笑駡声。           ***    ***    ***    ***  「……唔嗯……嗯?」少女一如往常的由昏迷中转醒。可是这次房间内空无一人,原本等她一醒便会开始强姦的格雷特都消失了。  「……唔…好臭……门,是开的?」少女闻了闻自己浑身的精臭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发现了敞开的大门。她连身上没穿衣服都不管立刻走出房门。  「……身上的狂气有稍微回复一点了。」少女走在狭长的走廊上,感受着自己体内黑暗艾尔的力量说到。  「……格雷特?」身后传来约六、七个人的脚步声,爱利西斯立刻躲入转角,待其中一个格雷特走到身旁时一记手刀从对方后颈劈下让他失去知觉。解决了第一个后,爱利西斯立刻彙聚狂气来对付剩下的敌人。不料,她一调动身上的血雾,便感到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从各个敏感点袭来。  「……嗯啊…啊啊…!………嗯嗯…!……哈啊啊…!」少女立刻跌坐在地上,手指抚着自己的乳头跟私处,身下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哈!你真以为你逃的掉吗?身体在之前收祭的时候都被入侵了这幺多狂气,还真以为一点副作用都没有耶?」一个身穿练金术师衣服的肥胖格雷特嘲笑的打破了爱利西斯逃出去的最后希望。  「……你…我要…杀了……」爱利西斯全身摊坐在地上,不甘示弱的喊向对方。  「是吗?」肥胖的格雷特直接蹲下,伸出手抚摸了爱利西斯全身上下。  「……嗯……哈啊啊……嗯嗯嗯!……唔…嗯嗯!」爱利西斯身体一软,倒在了肥胖的格雷特身上。  「……哈…啊……哈啊……哈……」爱利西斯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娇喘着。  「再来就让我把你身体淫蕩的开关打开吧?我看看…这样子…再混入一点我的血…好了!」肥胖的格雷特在爱利西斯胸口以鲜血画出了一个奇怪的符号,当符号一画好,便隐入白皙的肌肤消失了。  「…嗯……嗯!…哈……嗯嗯!」爱利西斯紧抓着对方的肩膀不放,全身上下颤抖不已。  「想要吗?想要的话就对我发誓,说你愿意成为米诺克大人的性奴隶啊,哈!我可是用你身上所有的狂气去激发了你的性欲哦?理智什幺的已经不重要了,对吧?再加上融入我的鲜血后,你会异常的渴望被我插入吧?哈哈!」自称为米诺克的格雷特对着颤抖中的少女说到。  「…唔…唔嗯……嗯嗯……」少女还在做最后的抵抗。  「区区人类,敢染指黑暗艾尔的力量,早就有心里準备了吧?」米诺克将手指插入了爱利西斯的小穴抽动了两下后又抽出。  「发誓啊,性奴隶。」  「………嗯哈啊啊啊!……嗯嗯!…我…我发誓…我以后……是米诺克大人的……性奴隶……嗯哈!」爱利西斯双腿颤抖的滴出了透明的液体屈辱地宣告了自己的臣服。  「哼哈!」米诺克压倒爱利西斯,将肥胖的肉棒插进了对方满是淫水的小穴。  「……嗯哈…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唔嗯嗯嗯!」爱利西斯被压在身下,双腿缠上了米诺克的腰部,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米诺克每抽动一下,体内的狂气就肆虐般的躁动,插入没多久,爱利西斯就高潮了。  「………哈啊…!……唔……嗯嗯!……呀啊啊啊!」米诺克将爱利西斯举起压在墙上,手指塞入了她的后穴,舌头深入了她的小嘴。  「…唔…唔嗯嗯嗯!……哼啊啊啊啊!」爱利西斯双眼紧闭,贪婪的吸食着米诺克的口水。  「……嗯…哈啊…嗯嗯嗯嗯嗯嗯嗯!……进…来了…嗯嗯!」爱利西斯边高潮边感受着身下的灼热,舒服的趴在了米诺克的肩头。  「哼哈!那她接下来就交给…」正当米诺克对着身后的格雷特下达命令时,爱利西斯淫蕩的恳求打断了他。  「……米…诺……克…?…再…让人家…舒服一次…?」爱利西斯可爱的偏着头张开了双腿恳求到。  「哈!」米诺克再一次将爱利西斯压在身下。  「……嗯嗯嗯嗯!……舒…服……嗯…米…诺克的…进来…了…嗯嗯嗯!」爱利西斯的哼声越来越淫靡。  「……嗯哈啊…!…嗯嗯…哼嗯啊啊啊啊啊!」米诺克的抽动越来越快速,再不久就要射在里头了。  「……啊啊……!……好热……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诺克将精液射在里面的瞬间,偷偷调动了一下爱利西斯胸口的符号,让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高潮。  「……哈…哈啊…哈啊…啊……」红发少女侧倒在地上娇喘不已。  「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啦!」米诺克对着身边的其他格雷特说完后就慢慢的离开了。  「…嗯…哈啊…嗯嗯嗯!…插…进…嗯嗯嗯嗯嗯!」  「…哈……哈…啊…嗯嗯!」  类似的娇喘声不断从米诺克的后面传来。           ***    ***    ***    ***  「……嗯嗯!…哈…啊…嗯嗯嗯嗯嗯!」头上镶嵌着蓝色宝石的白髮少女被三个格雷特围在中间侵犯,但少女的眼神却十分陶醉。  「嗯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手臂内转着紫色法阵的精灵少女被黑暗精灵压在地上轮奸,胸部喷出了乳白色的液体。  「…咿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嗯啊啊啊啊哈嗯!」带着项圈的紫发少女被绿色的巨兽按在身下交尾,嘴里吐出了淫靡的话语。  「……米…诺克…嗯啊!……深…一…嗯啊啊……!…嗯嗯嗯嗯嗯!」血红发色的少女被肥胖的格雷特按在墙上不断的侵犯,少女的脸上浮现了满足的神情。  「哼哈!」米诺克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完】